欢迎您!    收藏网站旧站入口OA入口English
急诊电话:
(020)38688102

联系我们

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家庭医生在线】别把双相情感障碍当抑郁症

发布者:系统主管       发布时间:2017/10/20

来源:家庭医生在线 2017-10-10

近年来,随着生活与工作压力的增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心理疾病。其中,双相情感障碍便是其中常见的一种。可惜,由于民众对此病认识不深,加上国内部分精神医学与精神心理门诊缺乏临床经验,往往将它误以为是单相抑郁症。在10.10世界精神卫生日来临之际,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潘集阳教授提醒,双相情感障碍的患者被误诊非常多,尤其易被误诊为抑郁。据统计,全国大约有20.8%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初诊被当作抑郁症来治疗。它和抑郁症虽然都属于心境障碍,但是在治疗原则上显著不同。如果按照抑郁症治疗,易让治疗难度加大,患者自杀风险增高。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 潘集阳教授

现状:

全国约20.8%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被误诊为抑郁症

今年20岁的古小姐高三已经复读两年了,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想当一个演员。她的妈妈一直劝她根据专长选择科目,但其坚持自己一定要读电影专业,并且有机会想去好莱坞拍大片。令母亲纳闷的是,孩子一直行为内向,高中时曾诊断为抑郁症,那时常跟学校同学处不来,也对学校课业毫无兴趣。近两年坚持服抗抑郁药,最近因感觉良好便擅自停药,没想到一停药,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活泼开朗,信心特足,起初觉得这样挺好的,但没想到她的目标越来越大,似乎有点夸张过头了。

“古小姐过去一直个性害羞,且出现一段时间与人相处不来,对课业无兴趣,觉得自己没用,外院确诊了抑郁症,近期停药后出现躁狂的表现,应该修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 潘集阳教授解析,双相情感障碍是以躁狂或抑郁的反复发作和交替发作为特征的精神类疾病。在此有必要阐述清楚“双相”而不说“两极”的原因,躁狂和抑郁并不是处在两个极端上的心境状态,而是同样的一个内在问题反映出的不同状态。一般来讲,患者两种状态时常反复的交替出现,可能某一段时间抑郁主导,下一段时间躁狂主导,接下来又是抑郁。一般情况下,躁狂时间较短暂,抑郁时间会越来越长。

“很多病人的情况都与古小姐相似,一开始只有抑郁的表现,后来出现躁狂的症状,因此需注意抑郁障碍与双相情感障碍的鉴别,这对临床上的用药方案非常重要。”

然而,双相情感障碍的临床误诊率相当高,部分病人一开始表现躁狂,家人难以发现异常,患者本身自我感觉良好更无看病的意识,一直到陷入长时间的自责焦虑、消极轻生的情绪后,身边的人这才发现情况不对。而此时患者就医时,就容易诊断为抑郁症。据统计,全国大约有20.8%的双相障碍患者初诊被当作抑郁症患者来进行治疗。

诊断:

情绪多变未必就是双相情感障碍 需严格诊断

所以情绪多变就是双相情感障碍吗?未必!16岁少女小芳(化名)就是典型的案例。据她来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医学科院就诊时阐述:我已经患抑郁症2年,一直在其他医院就诊,效果不明显。平常在校,我算是班上的开心果,但有时会情绪低落,甚至想自杀,看着窗外就有一股想跳下去的冲头,同学都说我可能有“人格分裂”!自从我被诊断为抑郁症后,家人把我所有的情绪都与疾病联想到一起,如果我悲伤,那么我就是抑郁症,如果我开心就说我可能有躁狂症,人们都说每天的我好像都跟昨天不同,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本来就不是情绪很稳定的人。

对于小芳这种情况,潘集阳教授解读,这些超乎寻常人的情绪变化反映了小芳潜在的大脑生物化学失调的情况,而不是个人的性格或者人格,当然不能单凭一个人的心情变化不定就说那就是双相情感障碍,这种疾病需要根据个人症状进行严格的诊断。

那么应该如何诊断呢?潘集阳教授介绍,在接诊抑郁症时,精神科医生要特别关注患者有无躁狂、轻躁狂症状或病史,患者也要在医生的询问下提供相关信息,这对于正确诊断患者是单纯的抑郁症还是双相情感障碍非常重要。另外,除了医生的问诊,临床还可借助量表的评估作为诊断参考。

抑郁症与双相情感障碍的鉴别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潘集阳教授指出:区分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

1、诊断可以传达有关未来进程的重要信息。两种疾病的干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一般来说,双相障碍需要注意治疗和预防躁狂或轻躁狂发作;而抑郁症的治疗可以只专注于抑郁症状和预防抑郁症。

2、有利于相关的生物学的鉴别,而较高的误诊率可能会使这些研究不可行。

最重要的是,双相情感障碍虽然和抑郁症都属于心境障碍,但是在治疗原则上显著不同。加上双相情感障碍的自杀率高于抑郁症,据研究显示,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自杀率较普通人群高10倍。如果按照抑郁症治疗,单用抗抑郁药物反而使发病频率加快,患者不能获得有效且正确的治疗,从而导致治疗难度加大,病情恶化,患者自杀风险增加。所以潘集阳教授再三提醒,当出现相关症状时,一定寻找正规的精神科医生的专业帮助,千万不能马虎了事,更不能一再拖延耽误黄金治疗时机。

潘集阳教授简历

广州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睡眠医学中心主任; 教授、主任医师; 博士生导师, 精神医学学术带头人和睡眠医学首席专家。

 从事精神医学及睡眠医学临床近30年。 1996年1月-1999年1月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精神科焦虑碍障临床部学习焦虑障碍的诊断和药物治疗,以及在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精神科临床精神卫生研究中心,师从世界著名抑郁障碍专家A. John Rush教授(美国DSM-IV心境障碍诊断标准小组主席和STAR’D抗抑郁药物疗效研究项目总负责人),在其指导下作博士后研究,从事抑郁障碍精神生物学和抗抑郁药物临床研究。 

2003年获美国睡眠医学会奖学金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睡眠中心接受睡眠临床诊疗技术训练,在中心主任Alan Pack教授指导下学习各种睡眠障碍临床诊疗技术。

目前主要临床研究方向是睡眠障碍、抑郁障碍 、双相障碍和焦虑障碍精神生物学和临床药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