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收藏网站旧站入口OA入口English
急诊电话:
(020)38688102

联系我们

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一块划出诡异弧线的小碎片,差点要了广州小伙的命!

发布者:系统主管       发布时间:2018/05/16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05-14

用来支撑重物的汽修厂千斤顶坏了,超重的机械猛然砸在修理台上。重击导致的金属崩裂,让一小块1厘米长的金属碎片,扎进了19岁修理工的左胸。并在进入胸腔后继续拉扯、破坏,扎穿了左上肺,又扎穿了心包、心脏左心室,随后拐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后,掉头扎进了左下肺……

5月11日上午,在增城一汽修厂工作的青年修理工郑重,就摊上了这么一单倒霉透顶的事情。而这块小碎片,在经过暨大附一院的多名医生查找后,最后经由手术取出。七个心、肺处的破口成功进行了缝合。“若不是伤者年轻、身体素质过硬,再加上诡异的弹道并没有射穿心脏空腔,这类伤者很可能当场就会死亡”,医院心外科主任张晓慎表示。在成功进行手术治疗后,郑重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

崩坏的金属碎片比子弹还犀利

事发前,郑重和工友正在厂内工作。而在临近的修理台上,一堆承重的金属器械,被用千斤顶顶在了高处。也许是不堪重物的压力,一只千斤顶突然断开。数以吨计的金属重物就从高处坠落了下来。

这一砸并没有砸到人,可重物摔落后崩坏的金属碎片,却胡乱飞溅起来。“郑重当时并不是在台下,还是在一旁侧身站着收拾东西,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被碎片给击中了”,张晓慎事后了解到。

由于这一碎片体积不大,郑重并没有当场被小碎片给击倒,只是感觉到有东西击中了他的左胸。也就是在他感觉到左胸一震后,这块金属碎片就开始了在其体内的诡异穿插,并在穿透了左胸壁后,先后击穿了肺、心包、心脏多个脏器组织,并造成了严重的内出血。

20180514215513414_副本.jpg

碎片轨迹。

紧急转送大医院治疗

郑重很快被送到了当地的一家医院治疗。经过CT检查,虽然发现了郑重的左下肺里有了一块不大的异物,工友和亲人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按照原来的设想,这一肺部异物,是可以通过微创等手段来取出、修补的。

可此时郑重的面色开始不断苍白,呼吸也变得愈发的急促。发觉不对的亲友,立即建议将其转送大医院检查。

这一决定无疑是非常准确的,当地医院没有心外、胸外科手术的能力。“而郑重的影像检查虽显示伤及的是肺部,但事后发现,他的心脏也已被击破、击穿,并造成了严重的内出血”,张晓慎表示。

当天下午5点,郑重被转送到了暨大附一院。当时他的呼吸已变得异常沉重,人也因为大量的内出血变得十分焦躁。

负责肺部手术和修补的胸外科医生率先到位,准备开始手术。已经考虑到患者心脏受损的会诊团队,也紧急通知了张晓慎等心外科专家前来支援。 

血液迸射如30厘米高的喷泉

果然,郑重已经有了严重的内出血,“当小郑被推送到医院的手术室接受手术时,他的收缩压已经下降到了40,而舒张压也只有30,非常危急。”

没有压力差,则说明患者的循环很差,心脏已经很衰弱了。

手术团队决定暂时先搁置原定的肺脏修补手术,先期对患者的心脏破损处进行查找,修补。

打开了心包后,血液立即像涌泉般喷射出来。“高度超过30厘米,将手术台边的医生、护士溅了一身。”

碎片画了个诡异的弧度

由于郑重的病情危殆,张晓慎等手术团队的手术操作是异常敏捷的。锯开胸骨用了不到十分钟,心包打开,心脏修补和缝合用了10来分钟。随后又是缝合心包,让每一次跳动都会向外飙血的心脏得到了及时修补。

小碎片在左肺留下的伤口也给手术团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碎片在接着击穿了心脏后又掉头拐回了肺脏,在下肺凿出了一个口子后——不见了!

“通过技术手段让患者的左肺完全塌陷后,我们能用手触摸到金属异物的存在。可它最后竟然就待在了左下肺里。”

医院胸外科的手术团队好一通查找,最后还是徒手从其肺脏里找出了这个小碎片。两端锋利的一个1厘米左右的碎片。

如果是直线的贯通伤,小碎片应该是穿透了左上肺、左心室后向右侧肺脏前进。

可最后在左心室尖端和韧性十足的心包膜阻隔下,它竟然又掉头串向了左下肺。并在左下肺失去了所有的势能,卡在了里面。

20180514220637305_副本.jpg

就是这块小碎片。

往上毫厘就会击穿心脏空腔

郑重无疑是非常幸运的。张晓慎表示道,这一在其体内划出诡异弧度的小碎片,如果在击穿左上肺后,往上在拐一点点,无疑就不是击穿满是心肌的心尖位置,而是击穿左心室心腔。一个人的左心室被击穿后,那出血量是会异常巨大的,伤者中99%会当场死亡。

如果弹道走的在诡异一点,击穿的不是左侧冠脉末端,而是整条左冠脉,心脏会失去供血,同样会导致死亡。

手术后的第三天早上,郑重被转到了普通病房,继续治疗。“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后续的治疗就是克服感染等术后并发症就好了。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张晓慎表示道。

采写  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张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