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收藏网站旧站入口OA入口English
急诊电话:
(020)38688102

联系我们

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洗肾”者的马拉松

发布者:系统主管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04日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实习生 易英子 通讯员 张灿城

受访者供图

微信图片_20190104094430.jpg

2019年1月2日,35岁的李硕一大早就来到了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内科透析室,做着透析前的准备。从八点开始,透析机轰隆隆地运转起来后,至少有四个小时他需要躺在病榻上,让机器代替他衰弱的肾脏来工作、排毒。每周的一、三、五,都是这个尿毒症患者前来进行血透的时间。类似的透析频率,已有三个年头。手臂、脚部的一根长达20多厘米的动静脉瘘管凸起,是“洗肾”病友最典型的标志。

但在11天前,2018年12月22日的黄埔马拉松赛场上,李硕却丝毫未表现出尿毒症患者的羸弱。他报名参加黄埔马拉松的半程赛事,并用3小时零3分的成绩完成了21.9公里的赛程。李硕上一年级的儿子,说爸爸是他的骄傲。而病友、肾内科透析病区的医生、护士们则从他身上看到的是尿毒症患者也能回归社会、工作,好好生活下去的希望。

肾衰竭,一周必须肾透析三次

李硕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平素外表强壮、结实的他,一直是体育运动爱好者。打羽毛球、篮球、足球、跑步、健身,有氧和无氧的运动都挺在行。

病魔在他32岁时,向他露出了獠牙。他一直患有高血压,肾功能的主要指标肌酐开始出现异常。2015年底,骤然恶化。“送到医院肾内科的那天,他的血压是251/137,已经开始有脑出血的现象”,医院肾内科主任刘璠娜对于李硕发病时的场景记忆尤新。

这一次异常的高血压发作,也让李硕的肾功能彻底崩溃,人救下来了,32岁的肾脏却不再工作、排毒。到了2016年1月,这个汉子不得不开始接受每周三次,不能间断的“洗肾”,并等候着渺茫的肾移植。

“当时,真的特别颓废,伤心,难过。我还这么年轻,孩子还小,家庭正需要我支撑,却得了这个病”。一开始每周“洗肾”,李硕感觉天塌下来了。当机器运作的时候,他盯着导管和从导管里汩汩流动着的血液,很烦躁,很绝望。

奔跑吧,一直坚持到赛道的终点

病恹恹的、无精打采的也是一天,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也是一天。前者就是在所有人面前打上一个“患者”、“病人”的烙印,后者则能在脱离血透机器后,和普通人一样的工作、生活、奔跑。

年轻的李硕选择了后者,每一次机器置换掉自己身上的毒素,让他神清气爽时,他总是能快速地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平常就喜欢跑步,有了儿子后每天还带着儿子晨跑一公里多”,一周三次透析、一次4个小时成为了必然,但李硕却没有被病魔击倒。

每天,他还是带着孩子晨跑一公里多。到了周末,也会跟着跑友群的朋友们继续参加运动。“每一次运动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除了会容易感觉累一点之外,恶心、呕吐这样的症状都很少出现。”

体育运动没办法扭转已然衰败的肾脏,但李硕透析前后的各项监测指标,都保持在了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

“血压、血红蛋白、磷、钙等微量元素指标,他都保持在比较好的水平,之前我还认为这是因为李硕年轻的缘故。”主诊医生刘璠娜之前并不知道李硕在患病后一直还坚持系统的、大运动量的锻炼。“现在看来,这些指标维持得这么好,和他坚持运动密不可分”。

跑友群平素除了讨论跑步的乐趣,装备,也会谈一些和跑步相关的话题。“我跑是因为爱玩,也喜欢运动。”

马拉松,2018年他跑了三个

到了血液透析的第三个年头,2018年,李硕还在坚持着跑步,透析,等待着捐献肾的出现。

透析之后,对身体机能的影响肯定是有,但对于运动功能、耐力、速度的影响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当跑友群组织有一定资历、训练量的跑友去参加马拉松赛事时,李硕响应了号召。跑友们大都不知道李硕的疾病,在他们眼中,李硕就是一个正常人。

年初报名长沙马拉松,李硕中签。“家人、太太,很支持我,但考虑到我的疾病都劝我,如果不能支撑时要停下来。”决定了参加马拉松,李硕开始按照马拉松的长度来锻炼自己的耐力。他运用了线上马拉松工具,从天河的东圃客运站跑到了天河太古汇,然后再折返回东圃客运站,一个往返正好一个半马的距离。

“第一次用APP跑线上马拉松那天,正是台风山竹来的时段,空旷的路面,尤其适合奔跑。”

10月末,长沙马拉松开跑,训练得差不多了的李硕,开 始 了自己的第一个马拉松征程。入秋的长沙天气,显然没有岭南广州这么温顺,特别寒冷。当时穿着短袖奔跑的李硕,尽管不停地奔跑,却还是被冷风所阻滞。“29公里、30公里时,膝盖太疼了,不得不放弃。”

第一次挑战马拉松铩羽而归,但奔跑的乐趣还在。接下来,李硕冲刺了阳江马拉松的半马,跑完了。但他他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完赛,没有取得证书。

报名广马,没有中签。中间还参加了50公里广州越野赛的18公里组,完赛。紧接着就是年末压轴的黄埔马拉松了,1.5万人参赛,尿毒症患者李硕是其中一名半马跑者。

8分42秒每公里的平均配速,净跑时间3小时零3分钟,当李硕冲过半马终点线时,他终于第一次取得了正规马拉松赛事的成绩证书。“有点累,有一点点干呕,但自我感觉还算不错。”

是的,“洗肾”病友也能完赛半马

在黄埔马拉松赛道上,李硕的马拉松跑者身份被医生发现了。当他奔跑的照片上榜后,一名眼尖的暨大附一院医院医生认出了他,不能确定的医生特意询问了主管医生刘璠娜。

这位有经验的肾内科医生从他手臂上的瘘管,认定了他的血透病人身份。“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特别励志,血液透析的病患其实也能正常的工作、生活、运动、锻炼”,刘璠娜告诉南都记者,与李硕相似的进入到肾脏病终末期-尿毒症的患者在不断增多。医院两个病区,一共就有400多名正在透析的病人。“很多人都长久的没法走出需要靠透析维持生命的阴影,不愿活动,更谈不上运动。他们自己在心底认识到自己是一个病人时,疾病带来的负面影响跟家明显,外人也愈发地能从外表、精神状态上看出他们是病人”。

刘璠娜告诉南都记者,医院每月两次给血透病人上的健康教育课,都有鼓励他们运动,适当的动起来。但更多的病人,还是沉浸在血透也只能维持短短几年的悲观认识当中。“其实在我们血透中心,有一位患者每周三次的血透,已坚持了21年时间。”

在医院下一堂血透患者的健康教育课上,刘璠娜决定让李硕上台讲讲他的马拉松故事。

而李硕则正在筹划着自己的下一场马拉松赛事,二月的清远马拉松和三月的花都马拉松,他都已经报名。上半年的无锡马拉松、武汉马拉松如果中签他也决定去。“安排好治疗、透析的时间,处理好工作上的事就行了”。